当前位置:首页 >  小学 >  天津某教师在课堂上公然辱骂学生,愤怒后不能只留下一地鸡毛

天津某教师在课堂上公然辱骂学生,愤怒后不能只留下一地鸡毛

发布时间:2021-03-03 09:30编辑:小狐阅读: 619次 手机阅读

天津某教师在课堂上公然辱骂学生,愤怒后不能只留下一地鸡毛(图1)

文 青葭

高中语文老师

天津某教师在课堂上公然辱骂学生,说学生父母挣钱少,没资格在课堂上讲话;又说自己以前教的不是高官就是富二代,素质比这些学生高得多…

原聊天内容老师语气激烈,一句一个脏字儿,如果全文打出来,估计在网上都要被屏蔽掉。然而这件事出来以后,网上主流讨论的居然是:严师被惩罚,师道尊严何在?

我很惊讶,我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也是一个老师。我听完那个音频第一时间就对这个老师毫无同情,一个真正的老师不会把满口污言秽语的辱骂当作是教育。我只能认为,网上大多数为这位老师惋惜的朋友恐怕都没听过原音频,而只是看第二手第三手的转述。

天津某教师在课堂上公然辱骂学生,愤怒后不能只留下一地鸡毛(图2)

人身侮辱可能比肢体伤害

更容易摧毁孩子

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十年前,甚至五年前,可能也会有一些人跳出来为这个老师辩白,但不会像今天这样呈一边倒的态势。那时候社会上主流的声音还很注意学生的心理健康。所以每次出什么事,大部分人都会站在学生一边(我并没有说这样就绝对正确)

如果这件事情虽然发生在今天,但这位老师不是言语侮辱,而是付诸肢体伤害,学生被揍得头青脸肿,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出来为这位老师说话。

但是,就因为发生在教育焦虑愈演愈烈的今日,就因为是心灵的侮辱而不是身体的伤害,对大家的视觉冲击力没有那么强,所以才给了很多人洗地的空间。

但是,对心灵的侮辱真的可以仅仅用一句“我是为你好”就抹杀掉吗?

在心理学上有一个术语,叫做“心理杀婴(Psychological Infanticide)”,是《人类性幻想》的卡尔在1993年首次提出的,指的是父母对婴儿仇恨的一种表达。有的父母会在急怒攻心的时候对孩子说:“我怎么会生出你这样的孩子!你怎么还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

当父母这样说的时候,孩子表面上可能不会有任何伤痕,但是常常会有一种从心灵上被人杀死的感觉。时间久了,就会罹患严重的心理疾病。

天津某教师在课堂上公然辱骂学生,愤怒后不能只留下一地鸡毛(图3)

虽然这个术语是针对父母的,其实所有对孩子的精神世界有着重要影响的长辈都具有这样的杀伤力。

比如每一年网上都会曝出很多青少年因为被责骂而选择跳楼、跳河或者用其他方式结束生命的事件。

前段时间,我们这里也有个孩子因为玩手机被骂,选择了跳楼,抢救无效去世了。我的心情非常沉痛,就找我朋友聊了聊这件事。结果我的朋友回答我说:“今年春节的时候,我在家里被我父亲责骂,骂了很久,当时我明显感觉到心中萌生出一种死意。”

这位朋友是一位成年人,已经工作许久了。她的父亲未必会像该老师一样那么多污言秽语,但劈头盖脸而来的时候,她依然是承受不住的。

我们有多少人能够长时间承受别人劈头盖脸的痛骂呢?尤其是那个人一边打着为你好的旗帜,一边把你贬得一文不值?

而且没准全觉得他是对的,所以他的一切辱骂都是应该的,你就得受着?或者说,就算我们自己有这样坚强,就要让孩子也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吗?

天津某教师在课堂上公然辱骂学生,愤怒后不能只留下一地鸡毛(图4)

如果批评是不可避免的,可不可以不要上升到人身侮辱?

如果人身侮辱一时之间没能控制住,可不可以不要对着一个十多岁的孩子去侮辱他的父母?

如果在课堂上连自己的素质都提升不了,仗着自己站在讲台上,有着似乎“天然正确”的位置,就放纵自己的恶意,动用自己词典里的脏话,对着孩子万箭齐发,这怎么可能用“严师”两个字就能规避自己的错误?

你让真正的严师情何以堪?

真正的严师

并不会以羞辱的方式教孩子学好

有人说,都是因为孩子不听话,所以老师才这么激动,这是爱之深,责之切。

刚好前段时间也有朋友找我讨论教学问题,他在一个教学资源特别好的城市,在那里考大学比我们这里容易得多。他开口就是:“我们学校的孩子素质不行,但是我们学校的目标是一本率达到百分之九十。”

我告诉他:“在这个国家的任何一个城市,一本率能达到百分之九十的学校,你都不能用素质不行这四个字来形容学生。”

他说素质不行,意思是学生自觉性不够,不爱学习,爱偷懒等等…

但是我曾经教过一本率为零、本科率不到百分之五的学校,即使在那样的学校里,我也不会说学生素质不行。

用一般老师的眼光来看,那些孩子可能是懒,但是我觉得,他们是害怕,害怕那些长篇大论的文章。

天津某教师在课堂上公然辱骂学生,愤怒后不能只留下一地鸡毛(图5)

于是我一节课只讲一个自然段,讲完了就让他们背诵,下节课默写。

我教了他们一年,他们中那些爱学习的孩子,语文竟然也能考到110分以上了。而在以前,他们上80分都难。

后来我离开了那所学校,去了另外的地方工作。那所学校临时从本地一所重点中学请了一位老师来代课。

那个老师心里很轻视这些学生,第一节课就想来个下马威,先就训斥了一通,说你们这些学生根本就没有读书的心blahblahblah…为了证明他说得对,他就现场教了一个孩子上讲台去默写《杜甫诗三首》结果那孩子写对了。

他愣了一下,又让那孩子写《琵琶行》结果那孩子也写出来了。

他又让孩子写《离骚》这次孩子写错了几个字,中间漏了一句。

他终于找到了台阶下,于是继续批评学生,不过语气缓和了许多,估计是觉得尴尬。

这件事情,是那个班级的孩子后来告诉我的。

很多老师,总是喜欢下意识地去找学生的问题,却没思考过自身专业素养有待提高的问题。

就拿天津这件事情来说,我相信她的课堂上真的有几个不懂事的孩子上课说话了,她就怒了?把人家连孩子带父母地痛骂了一通?教育局处罚了她,还有一大堆人说这是严师的悲哀?我甚至看见一篇文章说,以后这孩子长大懂事了,会回去跪在老师面前感谢她的…

你的人生中有没有遇到过动辄对你人身侮辱的老师或者长辈?你后来出息了,你会觉得是他的功劳吗?你会回去给他下跪吗?

天津某教师在课堂上公然辱骂学生,愤怒后不能只留下一地鸡毛(图6)

我也对学生很严格,我是那种连寒暑假作业都不放过的老师。一开学我就要严查。

我把假期作业抱到讲台上,用一节晚自习的时间,一本一本地翻看,现场过关一个,就叫一个同学来领。

学生开玩笑说,这玩儿的就是心跳。

如果有学生做得不够好,怎么办?就根据作业质量,让他们参与适当的班级劳动。

数量也不多,一天,两天,或者三天。

我会告诉他们:老师不是想羞辱你,这只是对你的一种督促。因为如果任何惩罚措施都没有,那我们很难真正遵守规则。

我还说:可能同学们会问,查得这么严,老师是不是不信任你们呀?废话,我当然不信任了,我连我自己都不信任呢。我小时候做作业,总是把中间撕掉,只写开头和结尾。

同学们就哈哈大笑。包括被处罚的同学自己也哈哈大笑。教室里充满快活的空气。

如果您的孩子非常优秀

您会把TA交给这样的老师教吗?

我们这种二十线小县城的学校的孩子,没有高官父母,没有富二代,甚至没有被该老师骂的那几位同学家庭条件好。

但是我从来不觉得,必须要用羞辱的方法才能让这些孩子学好。

羞辱别人,是自己的素质问题,而不是对方。

另一方面来说,那位女老师为什么那样气急败坏?

因为时代变了,不允许挑生源了,她没办法“择其善者而教之了”她开始面对一个专业的教师必须要面对的问题,那就是“因材施教”

然而她做不到。

她不是今天才做不到的,她一直都做不到。只是以前的“优质”生源掩盖了她的不足。

不过另一个我很想问的问题是:假如你是一位拥有优秀孩子的家长,你愿意把自己的孩子交给这位老师去教育吗?哪怕她将会非常喜爱你的孩子?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孩子

《孩子》讲述的是20岁的布鲁诺和18岁的索尼亚,靠索尼亚的津贴和布鲁诺手下的小偷们生活。索尼亚刚刚生下了两人的孩子吉米,而布鲁诺过惯了无忧无虑、自由自在、只关心钱的日子,他该如何做一个父亲呢?这个新生儿的到来比预料的情况要复杂,布鲁诺很难接受父亲这一新的身份。电影《孩子》再度摘取了金棕榈大奖。

标签:
  • 网友评论

小学本月排行

小学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