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留学 >  王馨仪同学作为深度COURSEMO,加上本次深度采访

王馨仪同学作为深度COURSEMO,加上本次深度采访

发布时间:2020-07-13 13:03编辑:小狐阅读: 690次 手机阅读

2020年7月12日,COURSEMO欣喜地宣布上海领科2020届毕业生,牛津大学化学专业预录取王馨仪同学成为TURING PAD自适应学习产品代言人。

COURSEMO牛剑教育自5年前成立之初,便一直致力于IGCSE,A Level国际课程智能教辅工具研发,以严格要求、敢于革新、坚持品质而赢得声誉。宗旨是“促进国际教育的进步”利用优质的教育资源、智能的技术革新,帮助每一位国际课程学习者找到自己的专属学习路径。COURSEMO始终践行着:教研为先-资源支撑-技术革新-数据反馈-场景学习-全面可控,优质教辅产品,引领国际教育“学习”的核心使命。

王馨仪同学作为深度COURSEMO,加上本次深度采访(图1)

而以优异成绩完成A Level国际课程的王馨仪同学也怀有相同的价值观和优秀品质,她不但是一位卓越而坚韧的学生,以最高标准要求自己,从不向低头,努力在更高的水平、更广阔的平台积极追求梦想。向身边所有人传递正能量的同时,更展现了人生的无限可能。

王馨仪同学作为深度COURSEMO APP用户,首批TURING PAD自适应学习用户,锐意进取,成绩斐然。COURSEMO荣幸宣布王馨仪正式成为TURING PAD自适应学习首位产品形象代言人!

“我很高兴成为COURSEMO家族的新成员。”王馨仪说,“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去年我由对COURSEMO的信任而大胆尝试刚推出的TURING PAD,继而发现它是个学习的宝藏,我相信TURING PAD自适应学习可以为广大的国际生带来高效的学习体验,收获理想的成绩,到达心仪的大学,有机会追寻更高的人生目标。”

关于TURING PAD

TURING PAD是COURSEMO针对IGCSE & A Level学习者研发的自适应学习。自2019年6月面世以来,在2019国际教师大会上被评为“明星教师”获得来自中国大陆,英国,西班牙,葡萄牙,新加坡,新西兰等地区众多师生用户好评。其数字化呈现学霸的学习逻辑,包括专业词汇学习、互动知识点、精品讲义、快速查缺、刷题训练、复习模块、智能错题本提分、学习成果报告等众多功能。在国际课程优质教辅资源稀缺的环境下,TURING PAD可以说是突破学习困境,提高学习效率不可多得的“神器”

王馨仪同学作为深度COURSEMO,加上本次深度采访(图2)

王馨仪在

TURINGPAD2020升级发布&粉丝答谢会

王馨仪同学作为深度COURSEMO,加上本次深度采访(图3)

我为什么选择TURING PAD ?

我对COURSEMO产品的好感来自于我之前手机上有COURSEMO APP。特别是生物这个学科,当时我在AS的时候做选择题,我对选择题真的是非常头疼。因为生物学科多样性特别大,但是后来我发现APP里面会有选择题解释的答案。我觉得讲得非常的详细,题目刷多了,一下子整个知识点就特别清楚,像是由量变到质变的一个过程,我就开始对COURSEMO这个研发团队到底是何方神圣感到好奇。

这个好奇的种子就在我心目中种下了。当时AS暑假考CIE的时候,大家都知道复习的时候还挺难熬的,那么多天。又没有老师继续上课,都是自己在复习刷题,我就觉得其实还挺无助的。但是那个时候COURSEMO他们开始发放一些免费的笔记,我就去领了,反正不领白不领。考物理之前我就经常盯着那个笔记看,感觉整个人又升华了一遍,结合之前老师学校里老师课堂上讲的一些东西,再通过那个笔记梳理了一下,我就觉得非常的厉害。

当时考完的确是有一些题目,是笔记里面梳理到的,我又开始觉得COURSEMO他们的物理组老师就很牛。

当然那个时候COURSEMO的PAD还没有研发出来,但是我觉得这个厂,他们在考前发放免费笔记之类的,包括他们的团队都是非常专业的。我就觉得他们非常厚道,蹭蹭蹭,我对他们的信赖感逐级提升。

我跟当时COURSEMO里面一个非常可爱的员工,会有聊一些天。我才知道这些笔记的老师竟然都是牛剑出来的,怪不得。我就觉得有的时候需要学会借力嘛,借助大牛老师们的力量,在考前达到一个非常快速的复习,当然不是临时抱佛脚的意思,但是我觉得方向找对,正确的学习方法真的很重要,可以帮你节约时间。

接着我就感觉从AS的这1年,不仅是我自己一个人在进步,COURSEMO这个厂他们也在进步。他们研发了这个PAD就是用来自主学习的嘛,我就觉得这个思路特别有创新意识。

那个产品(TURING PAD)出来之后,我还纠结了一下,纠结的地方在于它有一点点小贵。我之前不太补课,不会花比如说1万左右去买一个这种资料啊,或者说去补习机构之类的。我就一直跟同学说,要是我在AS的时候就有这个PAD就好了。后来感觉自己啪啪被打脸了。因为我AS的时候专业没有定好,我当时学了四门课,高数物理化学生物,那个时候真的忙到焦头烂额。而且我还在搞申请的东西,还要写文书,那个情况是非常复杂。

甚至说心情都是有些崩溃的状态,我又想到了这个PAD,我纠结来纠结去想了好久,后来终于狠下心买了它。发现它特别特别的靠谱,我也只好后悔为什么没有早点买,因为它真的帮了我太多太多的忙了,这是物超所值。

PAD比如说各种思路啊,都是知识切片,包括里面还有名师讲堂,包括还有一些Notes,PPT排版都很简洁,甚至还有最新的搜题功能,我想可能这一部分李老师已经介绍过了。

但是我最最大的体验就是用起来特别的上瘾,感觉刷题起来就跟抖音一样,一个接着一个,很有成就感,还可以用数据的方法帮你打分之类的。

我发现A2那一年,其实大家基本上都是在iPad上去写笔记啊,做题目之类的,因为Pastpaper真的太厚了。如果是你去打开一套试卷,我感觉自己有的时候有点懒,有一点点抗拒的心理,如果要去看一套整套的试卷的话。你像一些structure的paper,一套做下来考试时间是两个小时,我可能就定不下心,我是一个比较容易被别人分散注意力的人。我对什么东西都很好奇,不会一直去专注于做一个事情。

但是我觉得它分类切片了之后,比如一套题,你可以选择,比如一下子做20道题的填空,20个选择什么的,这样子的话就是很有闯关的感觉。

其实说到这里的话,我想给大家说一些,就是名师课堂啦,包括PPT,我想选用化学里面关于那Nitrogen and Sulfur的一个,和生物在Mammals那一章,就是讲心脏那一章的一些PPT来给大家讲一下。因为讲到心脏的话,这是生物老师经常会提到的,说这个章节还挺难,但是如果是看了PPT,他有很多图啊,你稍微记一下会觉得还挺有概念的,对于心脏各种的左心房右心房左心室右心室的。

我是买的A2的一些学科,我觉得最值得一提的就是我当时买的时候,他们还没有把高数的东西给出来。但是我觉得很感动的一件事情就是我经常去催他们,因为我A2要学嘛,当时就是还没有好。但是程序员们的效率就特别高,基本上好像是我催完两三天就已经出来了,所以说我就觉得对这个厂里面的员工感到非常的佩服。

也就意味着下一届学学弟学妹们,你们有福了,如果要学高数的话。因为我也做过一些这个题库里面的题,有发现很多答案都是手写的,其实这也代表了老师用更加简洁的思路来做的,而不是Mark Scheme他们上面是极其简略的。因为大家都知道Mark scheme是收集了往年学生的答案来作为Mark Scheme的,而不是很最准确简单的那种方法,所以我特别为下一届学弟学妹们感到高兴的就是有了高数这个学科。

另外就是我当时学数学的时候,COURSEMO甚至给我推荐了一个老师,就是Leila老师,她也是牛津数学系的,我有一些不懂的问题,Pad上做题目做到的,我就直接问她,不知道现在有没有继续这样子的服务呢,我觉得可以在这里给同学们谋一个福利。

比如大家之后做题目也可以建一个群,像高数这样比较困难的学科,我觉得可以互帮互助一下,我觉得COURSEMO应该也会有这样子的群,因为之前我看大家在复习的时候也有关于很多物理啊,经济类的群,我觉得这样子效率是确实很高的,跟大家一起学。

后来大概是我在第一学期过半的时候,A2第一学期过半,COURSEMO出了一个搜题功能,我当时其实一点都没有在意,但是后来我惊呆了,就是搜题功能有多方便,要有多方便有多方便,就给大家举两个例子哈。

因为我学A2生物和AS的生物,我觉得都很难,当时我的课程很多,四门课,A2的难度又变大了,我得考生物考试,当时又在忙申请,我非常的焦急。

后来有一天,我们那个学校是有两个班,另外一个班他们先考Unit test。我打听了一下,我听他们一直在抱怨有道题里面有个骆驼。我当时就去用了搜题功能,我真的在考前搜到了那道题,这里不是教大家考前作弊,而是教大家合理的利用那个搜题功能。另外一件事情,是我想要给一个同学讲一道化学的题目,我之前做过印象很深,我想提醒别人不要错,我当时就想不起来到底是哪一年份的,我又去搜搜题功能搜了一下那个关键词,就找到了那个题目,就顺利的给人家讲到了。

还有一个印象非常深刻的就是化学,A2有一张paper叫做paper 5,是关于实验的一些分析,经常会分析到anomalies point。就是给了你数据表格,让你描点作图,让你分析为什么这个点不在best fit line上,这种题目特别特别难,虽然只有一分。有时候我感觉在考场里面我真的想不起来,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拿到那一分。

但是当时学校里面考试时间非常紧张,我就又去搜题功能搜了一下,比如输入anomalies point,关于paper 5里面有这个题的题全都会显现出来。我就把每道题,比如数值是偏大偏小的原因,为什么这样都看了一遍。我从14年到19年所有的题目都看了一下,所以我其实化学paper 5应该是考的挺高的。

这里其实就是想提醒大家,搜题功能你只要有足够的脑洞,他给你带来的方便真的是指数型上升。

还有另外一种使用搜题功能的方法,就是把经常用到的,考试看到的高频词汇输入它,就可以找到同类型的不同年份的好多题目,这样子把这些题目做都做一遍。也就是说我们可以用搜题功能来寻找相似的题目,因为大家考过CIE的都知道寻找相似性,在考试复习期间是很重要的一个方法。

除了这个学科方面的,我想给大家一下我的对COURSEMO的一些觉得感动的地方。我之前出去玩的时候,不小心把PAD它装包里,结果压碎了,屏坏掉了。我非常非常心疼。但是COURSEMO他们团队的服务特别好,他们帮我去苹果保修厂里面修了一下。我运气还特别好,本来苹果要抽检嘛,结果没有抽到我的,相当于帮我免费换了一个屏。我觉得好运气一定也是有一部分来自COURSEMO团队的。

前两天,我和我的低年级室友住一起,我听他们讲到他们今年的升学情况确实非常复杂。这一部分我想请李全老师帮大家分析一下,我觉得在这个时候,其实COURSEMO的PAD正好是一个帮助非常大的时期。比如说大家现在的考试,学校模考,是用来做预估成绩的。我听说十月份,不同的学校虽然有不同的规定哈,但是我的学校的话AS年级十月份是会继续有一个秋季考试,CIE的秋季考试。

我觉得这个时候大家真的可以自学起来,因为与其在家里干等着,不如稍微活跃一点。把该学的熟练了,practice makes perfect嘛。比如说在家,大家都在上网课,求人不如求己,用一个自主学习的机器来帮助自己,首先学的更加的精准,另外就是节约时间,找对学习方法真的挺重要的,我觉得。

前两天我还看到小Mo,他在COURSEMO的群里面,就是那个几百个人的COURSEMO的群。他问大家说怎么没有人去问答广场提问呢,其实问答广场真的可以去提问,比如说我在Pad里面题目不会就可以去问一下,因为里面的同学和老师都非常积极(去回答)

国际课程嘛,就是都是自己学的,有的人很短,比如一两个月就能把一门课学的特别好,就是因为他不是等着老师来教的,而是自己稍微多去了解,多刷题,构建一个自己的知识网络挺重要的。比如说你可能一开始会想大家说的知识网络到底是什么东西啊?但是你经常用COURSEMO的这个Pad的话,会觉得很多知识,一开始你觉得它是独立的,非常的难记,但是到后来发现什么和什么之间都有,这个我在面试的时候印象就特别深刻。

比如说我是化学系的,我在被(牛津面试官)面到一个关于催化剂和催化面积的问题的时候,我就用生物里面的酶的active site来做了一个类比,这一点就被教授肯定了,所以说构建自己网络,发散一下自己的思维是挺重要的。

其实也是挺好玩的一件事情,不是吗?就是会觉得知识之间他起来很灵巧。

重磅福利:

暨2019全国巡回学霸孵化器成功举办

限量前200名AE题库周卡

王馨仪同学作为深度COURSEMO,加上本次深度采访(图4)

“学霸孵化器”是2019年COURSEMO举办的全国巡回式公益讲座。已经为武汉、上海、深圳、佛山、珠海等地区的学生们带去了关于学科学习、UCAS申请、选课指南、提分技巧等等主题的学霸,并包含了1对1个性化深入剖析、针对性方案建议环节。

学霸孵化器的传统是让最资深的牛剑学霸为你进行个性诊断,以最精准的个人方案建议孵化新学霸。超强阵容,久经沙场,干货是我们的。其创新的形式和高效的产出获得众多国际生的广泛好评。

以下为王馨仪同学深度访谈

这篇采访发生在今年1月份,在拿到牛津大学conditional offer的第一时间,王馨仪同学便接受了COURSEMO的采访,了她的牛津录取之路。

馨仪同学高中就读于上海领科国际学校(A Level) 来自江苏常州。既能有卧薪尝胆的精神,也可有季札挂剑的品质,这大概就是我对吴文化的粗略印象了。与馨仪同学结识以来,加上本次深度采访,更让我印证了这一印象。

区别于一般的热度采访,这篇访谈着眼于王馨仪学习中的方法心得,并深入探讨了关于A Level科目学习,牛津笔面试,心态调节,学校生活,家庭氛围等各种细节。把我们想要问的问题一次性问了个痛快,因此篇幅稍长。全文共1万4千字左右,实在舍不得删减,就都放上来了。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建议各位正在就读IGCSE,A Level的同学,以及广大家长们,可以专门抽出一点时间细读,相信对大家的名校之路有极好的参考意义。

全文按以下几个话题整理:

前言写给COURSEMO的信

学习方法:善于找规律,喜欢问问题

牛津or剑桥?

专业选取

关于牛津笔试

关于面试

IC面试失利

牛津面试过程

面试准备

关于PS

竞赛,学校,社团,兴趣爱好

家庭影响

心态,困难和挫折

新年计划清单

致COURSEMO:

一切的故事起源于COURSEMO,而今天是和COURSEMO认识的第300天。已拿到牛津Christ Church化学专业offer。

COURSEMO有一个很强的App,我曾经给许多学弟学妹们,不仅仅是因为里面笔记很全。更大的闪光点是每道题目都有注释来帮助理解答案。我在学习A level生物时候尤其挣扎,一开始几乎所有时间都在赶笔记、抄笔记、整理ppt、画图理解,却在考试时候总是拿不到高分。我觉得这并不是没学IGCSE生物的原因。而是因为还没有找到A level生物的考点规律,也就是说对这门课的知识点根本不了解。后来决心买了App里的题库,理解题目答案的同时明白了题目的本质,一下子豁然开朗。提分也变快了许多。

在过去300天里,我经历了CIE夏秋季考试,ps撰写,面试准备,以及四门AL科目的学习。

夏季CIE期间尤其煎熬,学校里新课已经学完,剩下的是自己往前走了,自己刷题复习。我当时一下子觉得很没有头绪。幸运的是,COURSEMO团队在CIE考试期间做了一件让我们一群同学到现在还很震惊和感动的事:他们简单粗暴直接发给我们笔记干货,都是牛剑老师整理,超级无敌全。尤其是物理学科,看完之后瞬间升华,知识点在脑海中有了框架。当时觉得自己有这么一群人在陪我们熬夜备战CIE,内心暖暖的。这也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在小Mo的背后,有一个无比坚实又真诚的牛剑老师团队 。

有朋友和我说过,方法比努力更重要。一直记在心上,我也相信,任何事情都是有策略的,方法一定有。去年 Turing Pad推出的时候,出于对COURSEMO的信任就入手了一个。一直用到现在,说说个人体验吧。每个学科都有ppt可以自学,比较适合校内课前预习。但是我觉得,最重要的优势还是“知识切片”的学习模式。也就是说每个单元都会有题库及其答案和点评。非常有针对性,能让我get到重点。还有一个考前小技巧就是借助搜题功能,输入关键词比如“protein”就会出past paper里面的相关题目及其答案,前提是每次考前知道要考察的单元知识点,用起来就非常顺畅和万能。

感叹一句,CIE复习期间,自始至终都有COURSEMO的陪伴,每一步都稳稳的。

馨仪

王馨仪同学作为深度COURSEMO,加上本次深度采访(图5)

时间:2020年1月18日星期六

地点:线上采访

人物:

采访人小Mo(以下简称“Mo”,牛小刀(以下简称“刀”

受访人王馨仪以下简称“王”,上海领科2020届毕业生,牛津大学化学专业预录取,堂学院Christ Church College

Mo:那么,我们就开始问问题吧!

王:好。

Mo:先自我介绍一下?

王:大家好我叫王馨仪,目前是在上海领科A2年级(现已毕业)今天是和小Mo及其背后强大的COURSEMO团队认识的第300天。已拿到牛津Christ Church化学专业offer。

Mo:哇你居然记了日子。

王:嘻嘻。

Mo:说说你的考试成绩。

王:CIE化学90,数学96,生物90,物理91。

王馨仪同学作为深度COURSEMO,加上本次深度采访(图6)

学习方法:善于找规律,喜欢问问题

Mo:可以说是非常棒的成绩了,先说说你的学习方法有什么特别之处。

王:其实我觉得,如果要学一个东西学很快的话,你要找到一个快捷的方法。比如说我想到了我学乐器的时候,如果就是看,自学吉他的话,真的非常非常慢。我就直接去问了我的同学,他就会教了我好多东西。

王:如果类比到学习上,我觉得也是一样。像你看,我跟COURSEMO的关系一直就很好,是因为他这个了好多笔记都是前人的经验下来的。所以我如果要了解一个东西的话,我比较喜欢先了解大局。再看细节的东西。比如一般我拿到新书的时候,我会先看它的章节chapter的标题,我一般都能把每章的标题全部都背下来,我会有一个框架感。

Mo:这就是所谓的—大局观?

王:是的。我其实甚至到面试的时候,别人都是不太在意,具体的面试的房间是哪一个。但是我一直在那边反复恳求一个学姐说,你一定要带我去看一下那个房间的布局长什么样子。这样子,其实我心中会更有底一些。

刀:面试这个看房间估计也就你了,之前遇到的牛剑生都没提到这个。

王:我除了比较喜欢找规律之外,我也更喜欢直接问老师问题。我记得我之前统计的老师跟我说,It doesnt cost anything to ask。就是说其实你只要开口,你并不会损失什么,问就是了,基本上大家都会回答我。

Mo:问问题真的是门艺术。

王:我记得在过去一年AS学习生物的过程中,因为我没有学过IG的生物嘛,真的很挣扎,因为好多词汇都听不懂,看不懂。当时生物老师基本上他在课上说十句话,我也在下面问他十个问题。我其实知道我这样子问问题可能会对其他同学造成一些干扰啦,所以我为了不氛围,我甚至把说话声音变得更大了一点,让他们也能同时了解到我想问的问题。这样子我觉得不仅学起来对我更加快一点,而且其实也有帮助到其他的同学。

Mo:真是很体贴了(情商)

刀:很棒棒,考虑别人的想法。

王:其实问问题的时候也要很讲究礼貌。比如说当对方把一句话说完之后才提出问题,这样子更加好一点。比如说我在面试的时候,老师说的东西,我也有真的不懂的地方。但是我会等他全部说完的时候,我再具体的提出,我是哪里不懂。就比直接打断别人更好一点,我觉得这在平时应该养成这样的习惯。

刀:比学习还有用的为人处世。

王馨仪同学作为深度COURSEMO,加上本次深度采访(图7)

牛津or剑桥?

刀:选牛津还是剑桥,有纠结过吗?

王:我个人就觉得牛津她是一个更加自由的地方,剑桥的话是一群更加学霸。我的话是一个比较活泼的人,所以我更加喜欢牛津一点,这只是我的personal feelings。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我发现,我所有上剑桥的同学,他们真的好强好强好强。他们是那种,会对生活的各种东西都追求100%完美的人。但其实我是一个,愿意让自己的生活有一些缺陷的人,我觉得这样的状态能让我更加创造出一些新的东西,怀着一种谦卑的心。

Mo:好像大部分是这种印象(牛津剑桥区别)

刀:划重点,生活中有一点缺憾也是一种美好。

王:是的。

Mo:对生活保持敬畏和谦卑,在不完美中或许有新的发现和创造,哇,这里的philosophy似曾相识。

王:你还记得那个,就是生活大里面那个Sheldon跟他老婆要结婚的那一天。就是因为Sheldon发现自己的领结是asymmetrical,就那种不对称的。他跟他老婆就研究出了一个理论的新方法,我觉得挺好玩的。

Mo:哇我好久没看了,他老婆我记得是叫Amy?也是个科学家。

王:嗯,是吧?

Mo:对的,哈哈哈!

王馨仪同学作为深度COURSEMO,加上本次深度采访(图8)

专业选取

刀:所以选化学这个专业就是你自己喜欢的吗?选专业的时候阿爸爸妈妈怎么看呢?

王:我从小喜欢科学,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理性的学科。选专业的时候其实。我爸爸妈妈是很多事情都非常非常非常支持我的。他们有点散养的模式。因为我觉得我在我初中的时候就建立了很多比较好的习惯。我初中是一个挺好的学校,叫做前黄实验学校。那个时候我养成了,比如说也在跑800米的时候。那种非常坚定的感觉。所以其实从初中的时候就养成了很自律的感觉,爸爸妈妈就很信任我。所以他们到我现在,这三年很多东西都是让我自己做决定的,甚至我觉得从出生开始,他们就是一直让我自己做决定。

王:我觉得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除了一方面我们学校化学组老师都很强,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虽然我课后作业完成得不是很完美,但是我每天上课都会非常非常认真的听。就是如果你不认真听,你是提不出问题的。我基本上每天都会提出问题了。

王馨仪同学作为深度COURSEMO,加上本次深度采访(图9)

关于牛津笔试

刀:化学系面试前有个笔试的吧,TSA,这个你是怎么准备的?下一年化学取消了TSA的要求

王:TSA当时有班课,但是有一天在做的时候,我用手机有道拍照翻译了一下,我发现其实这个东西其实真的只是英语语言的障碍。如果说你拿它翻译成中文的话,就很reasonable,就很容易一眼就看出那个选项。我的TSA只有59分,好多老师评价的时候并不高,但是可能化学系。还没有这么看重TSA吧。

王:TSA里面有很多比如说是几何图形分析的问题。当时我一个朋友,她真的对我特别好,她在我进考场之前,他给了我几个几何形状的橡皮。这样子就帮助做了大概有三四道题目。就肯定是做对的那种,如果没有那几块橡皮的话,我觉得可能会跌几分。

Mo:真是神仙橡皮。

王:还有就是我发现所有人基本上考TSA,他们都是来不及的。做的最快还是大概会有剩十道题目,所以说心态上不要慌。你不要因为时间来不及就乱了阵脚,你可以先把那个答题卡给涂完了。但是如果你是蒙的,可以再回去,有时间定定心再做几道题,能争取几个是几个。

Mo:这一点很实在的建议。

王:就是不管遇到什么东西都冷静一点。不要大惊小怪。

王馨仪同学作为深度COURSEMO,加上本次深度采访(图10)

关于面试

○ IC面试失利 ○

王:我来跟你们聊一下我的IC面试大吧。我在参加面试之前,我的老师跟我说,IC面试很简单,基本上所有人都能过,她还安慰我不用紧张。虽然她是这么说的,但是在面试之前,我也尽全力准备了。也因为听说IC面试会问到PS的内容。但是我当时写的PS有点难,有一个实验数据,一直都没有想好怎么解释。呢,我找了所有学校的老师,没有结果。

王:呢,我在知乎上找到一个人。一个化学的大佬,他也发表过很多文章,他现在在大学里面。我就直接跟他开始讨论,从下午四点一直讨论到凌晨两点。足足有十个小时,就为了尝试解释一个造成主产物的原因。对方那个人他就好像发现了知己一样。因为他觉得像学生年代已经很少有这么热烈的讨论过的人了。他好兴奋。呢,他就用空间位族来解释一个东西,我呢,用热力学动力学产物的稳定性来解释一个东西。最后在IC面试之前我终于想通了。

王:我的IC面试是Skype网络面试,定的时间是中国时间的晚上九点。其实题目很简单,就是Ideal gas equation:pV=nRT,给这个变量算一下。当比如说pressure改变的时候,Volume怎么变?他的情景是说,这个设定在一个气球在pressure等于多少的时候,pressure又变了,之后Volume等于多少,基本上是这样子。最后他还问到了像collision theory之类,这样子的东西。

王:但是我出的问题就是,我当时用我的手机给我的电脑WiFi,但是信号非常不稳定。就发生了卡顿的现象。我当时着实慌了一下,因为我一直没有听清题目条件。因为Ideal gas equation吧,你想pVnRT 5个条件呢。所以我就一直在反复问他,如果问了他四五遍,当时其实我也很冷静,虽然说,最后还是算出来了。但是那个教授可能是觉得我问他好多遍,是因为我笨吧,就是这样子。虽然说,其实后来发现IC还是被拒了,但是我觉得在最后关头就算很紧张的关头,我还是努力保持冷静了。甚至我还在面前自己做了一次I can do this的手势,给自己加油打气。

○ 牛津面试 ○

王:牛津面试,我在去牛津面试之前已经找过我所有能找的人帮我做过模拟面试了,其实这样子算起来的话至少有十场了。

王:之前上过一些辅导课,学到了很多化学反应的本质,以及大学里面经常提到的新内容。我还做了几次模拟面试。当时我们夏令营同学关系还蛮不错的,会互相帮助学习。甚至那些数学班的同学也会教我一些内容,比如就是如何用数学的函数,来表示化学里面p-orbital的形状。就挺好的。

王:我也主动有我们本校的一个老师叫做Peddy。他是一个生物老师,我他做了三场模拟面试。他就完全让我又打开了面试的一种完全新鲜体验。他会问我一些让我感到大脑一片空白的内容,比如说我,What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science and religion,就是和科学的关系是什么?那个是我当时最不会回答的问题了。回头我这个面试模拟面试结束之后,我就后来又想了想很多方法。大家也可以想一想这个问题。

王:当然我们学校也有安排,做一些General interview,就是关于一些Why Chemistry,Why Imperial College,Why Christ Church,Why Worcester,Why Oxford这样子的。相当于也有在间接的帮我自己明确我到底是为了去大学干什么。

王:我当时觉得这个General interview就是问这些大概的问题,我见到过最刁钻的就是,因为我申请的是三年本科,那个老师就问我,Why dont you choose four-year master degree问我为什么不去读四年的课程呢。他就质问我说,你这个是不是因为你的化学没有信心,或者说你真的不是非常那么想学啊。

王:我后来想了一个办法。我是这么说的,人是会一直在改变着,我们要接受这个改变。所以说,我想先通过三年的学习来确定我对化学的大概的感觉是什么样子的。我才会再决定我是否需要读第四年。其实我觉得我把给自己留一条后路,说成了人会接受改变,而且改变是一个很平常的事情,所以我觉得这样子解释还蛮不错的。

王:说一下我在牛津的三场面试吧。第一场面试,其实是在一个寒冷又下雨的昏暗傍晚。我是最后一名面试者,就是当天的最后一名。那两位教授在教在他们的那个房间里面开了空调,我感觉他们其实有一点点,昏昏沉沉的,可能有点辛苦,有点累了。我当时就做了一个决定,呃虽然好像是一个下下策,但是我觉得这是一种策略—就是我在面试的时候表现得异常异常兴奋。

刀:认真聆听ing。

Mo:me too。

王:我又被问到一个很恐怖的问题。他问我当Activation energy小于零的时候会怎么样?大家都知道,就是这个活化能,反应活化能,不可能小于零,但是她就是这么问我了。我想其实的确是这样,牛津面试会问一些weird question,就很奇怪的问题。但是我也就尝试着把我理解的,我所有知道的A Level的东西都告诉了他。

王:我也讨论到了,比如说rate kinetics,还尝试着写一个energy profile diagram,还写了阿伦尼乌斯方程,就是体现反应的那个K,就是rate equation里面的K和那些东西的关系。

王:也就是说,我在不知道他在问我什么的情况下,我尽量把我所有知道的都告诉他,我尝试着在这一步基础上让他给我hint,而不是表现的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王:接下来的话,他就问了一个我PS里面写的东西。其实教授对于我们PS研究的东西不一定非常深入地去扣问题问你,所以不用太紧张啦但还是要好好准备自己做的实验的实验愿意呀!教授看到我PS里面有写到某两个物质的反应,我写的是化学的那种标准命名法,但是呢。他叫我写出两个东西的结构式structure formula。其实我觉得我还是有点侥幸的,因为那个structure formula很难写,我平时准备的时候。也有认真研究过怎么写,所以我在当时那么紧急的情况下,还是很惊险的回想起来了。

刀:所以面试过程中,不懂不可怕,懂的没表现出来才吃亏。

Mo:真的很有条理

王:他找到了我这个反应方程。他没有问我PS里面研究的东西,而是他让我画一个Energy profile diagram。就是像A Level的课程当中那样子,先让我写出intermediate,再写出product,让我分析他们的能量是什么样子。

王:在第一场面试当中,我觉得其实最亮眼的地方在于,他问了我一个关于Catalyst,就是催化剂的东西。这个催化剂他说。比如说Y轴是rate,X轴是pressure。那增加pressure的时候,催化剂对于反应催化的速率会怎么变?我一瞬间就联想到了我AS生物里面学到的enzyme and substrate的东西,就是酶和他的底物的关系。我就很棒的做了一次类比,我说当增加pressure的时候,就好像是增加底物substrate的浓度。他这个rate会增加,但是是一个curve,我具体就不解释了。

王:所以说,我觉得我当时AS还是坚定学下生物,是有很大帮助的,在我第一场面试,我觉得这就是体现出我能够举一反三吧。所以那个教授,他当时就是说You made a good analogy,我做了一个很好的类比,他也同意我这样的说法。

王:现在说到第二场面试。第二场面试的那个房间跟我那边住那几天的宿舍结构是一模一样的,所以我当时进去就觉得哇,好亲切呀。呢,我也了解到我第二场面试的那个教授。是Jason Davis,就是整个Christ Church里面,最最最最的一个老大。就是比如说开会的时候,其他人所有人都是站着的,他是坐着的那个。我觉得,这个人一定要拿下他呀。

王:他一开始问我的问题,问的特别刁钻。他先叫我不要紧张,让我喝一点桌上的那杯水。因为我带着有点suspicious的心情,我觉得可能他要是下了毒怎么办?我就喝了一点点。接下来他就开始问我,Whats the volume of the water in the bottle。我突然就惊了,因为就是突然之间你刚刚放松完,喝完水,他让我估计那杯水有多少体积。

王:我当时想了一想,我就说了是72毫升,为什么呢,因为72是18的倍数,好算啊,水的molecular formula的这个(weight)等于18嘛。

王:其实他也有肯定一下我了。再到后面的话,因为第二场面试是关于inorganic的,就是画一些vsepr的shape。说到了一些coordinate bond。挺完美的答案的,他问什么我画什么,而且我每次写那个东西的时候都写的特别的大,特别的清晰。我就没有那种乱涂改的那种东西出现。呢,转到她的小助手问我问题了。其实小助手问我问题更难一些,比如说让我判断一些Periodic Table trend怎么样变。就很复杂,解释不完现在。

刀:处处有雷。

○ 面试准备 ○

王:这个东西的话。其实我觉得。因为当时看了COURSEMO的笔记去考场,也看了那个另外一个App叫做A Level Chem。所以说这个东西就很帮我基础打得很扎实,我每次回答的时候,都会有条有理的跟她分析用A Level的知识。

王:其实第二场面试,Jason Davis跟他那个小助手他们俩都惊呆了,还互换了一下眼神。因为答得挺好的,Jason Davis还给我加试了一道题,好像是让我画出NO这个化学式的Dot and cross diagram。我之前提到了,我很会问问题,我就直接很一针见血的问他Im not sure if there is a coordinate bond。教授就说没有,那我就很快的写出来了。教授说,这是一个free radical什么的,我紧接着又说了一句Because it has an unpaired electron on oxygen,就挺好的。

Mo:跟高手过招。

王:有了第一第二场的面试之后。我觉得第一场就有点炸,第二场还行。本来不以为有第二学院的,但是还是有的,我在St. Hildas第二学院。当时我去的时候,心情也没有太难过,也没有太开心,就我还是整个过程都非常冷静的。当时是一个老奶奶领着我进去的。我以为只有一个人面我,结果进去之后是六只眼睛盯着。我一张长桌子,我做一端,三个老师坐在我的对面。我相当于是一个顺时针的顺序回答问题,三道题目。

王:我的第一道题目是一个涉及到微分的数学题。当时也有做错的地方,但是那个老奶奶她就说你错了。我说我不觉得我错,她就让我自己找到了错误的原因,我就改过来了。我顺便一边写的时候。我知道我写的慢,我就说了一句,I want to write it down as clearly as possible。

王:在我的第二道题,这个是一个女老师,她是问了一个有机的反应,就是非常Basic的一些东西。

Mo:三英战吕布。

王:有两个反应的对比,她让我判断哪个主产物更高一点。我突然之间就想到了原子也有大小的一些东西,就是这么解释,我判断了一下,最后说了一句So this is more favorable就过去了,就对的呀。

王:最后一道题是一个男老师,他应该是教生物的。他给了我一张写满了那种ATP那种,反正生物的各种东西的那个图表,因为我毕竟在A2也学到过生物吗,就是相当于很像Chapter 12 13,各种生物当中涉及到的化学式。

王:我其实当时内心一点都不慌,因为毕竟我报的是纯化学。所以其实我也没有很紧张。他的确后来没有问到生物的东西。他首先让我写了一个equilibrium constant等于什么除以什么,像这种。

王:呢,因为我们知道equilibrium constant是只当那个反应是可逆的,就是有双箭头的反应才可以写出来的。但是他就是问了我一句,Then what happens to the equilibrium constant when this is a single arrow? 就是说,当这个反应是单箭头的时候,那这个K到底是多大呢?

王:其实我也想了一想,突然之间就想到说。既然很多东西都是可以找规律的。那我不妨就从那个equilibrium constant reversalable也就是双箭头的时候。我就说Lets assume一个东西,我画给你看一下现在。

王:这个东西其实一看就很容易理解的,我第一排写的就是单箭头,第二排,我说假设我们这个反应,他不是单箭头,它就是双箭头,双箭头指示,Backward reaction就是更加少一点吧。

王:所以你看这个就很容易理解了,它的分子非常的大,分母非常的小,那这个K就tends to be infinity,就很好理解。其实我在解决问题的时候,我心里也有数,我写的不是非常的快,也不是非常的慢,但是我有观察到那个教授。已经跟其他两位女性在交换眼神了,还笑了一下,所以就我觉得心里很稳的。

Mo:可以说是很深入浅出。

王:over。

Mo:节奏把控得很好,可以理解为,感觉几乎没有遇到什么,或者“意外惊喜”吗?一切问题,问问题的方式,回答的过程,仿佛都在预料之中。这里允许我要“质疑”一下下,你说你是一个允许不完美出现的人,但是整个过程中,感觉就是很完美。

王:我的意外惊喜就是比如说我本来申的Worcester,结果因为Worcester人太多了,把我分到Christ Church,觉得人家好给面子。既然他给我这次机会,就肯定要也给他面子一点嘛,我就好好抓住就行了嘛。

刀:哈哈哈,面子是个好东西。

Mo:真的心态超棒。

王:你想既然IC已经没了,那我其实也在澳洲申请了牙医。当时是觉得比如说牛津考不上的话,那我就去读牙医。其实就是挺舒服的,就挺开心的呀,牙医也是我喜欢的东西啊。

王:但是我觉得如果在你们的推文里面这么说的话,真是要被打了。

Mo:妈应该开心死了,有这么可爱一个小孩。

王:而且其实我的一些底气于,比如说我的CIE每门都有90分。那就算我今年牛津没有的话,那我明年可以把A2再考好一点,我本来说的嘛,我会继续学四门,其实我的想法就是学完四门,我要申剑桥。

Mo:可惜剑桥没有这个福气争取到你了。

王:我觉得其实我面试比较好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我之前也有大大小小做过十几次面试,包括在夏令营的有四五次吧。甚至夏令营的那个一个生物老师,因为我跟他混的关系比较好,我每天都会在他们生物组里面,或者在他们儿。他说他开玩笑时候我给你做个面试吧,我当时就想要主动争取下来,我就坐下来,我就开始跟他面试了。所以这个东西很多机会都是自己抓取的。包括我在署假的时候,学长回来了,他是我们学校比较活跃的,所以说他一回来之后。我就主动他,能不能做面试,他其实挺好的,就答应了。

王:我觉得我在Pre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听我们学校学长下来讲了一些AS、A2的东西了,所以说其实我准备的时间也有挺久的。而且我从来都没有变过。我在我的初一就想开始学化学,我读了初一,初二,初三。读了体制内的高一,我读了Pre,AS,这样说起来的话,我已经有六年想要学化学了。

王馨仪同学作为深度COURSEMO,加上本次深度采访(图11)

关于PS

刀:聊了这么久了,你是怎么了解到我们coursemo的呢?

王:我是在知乎上面看到的,就是之后好像有一个问题在很久以前了吧。就是说,你认为好用的学习的APP是什么?里面就是有推到你们。

Mo:说点general的,在A Level学习当中,假如列一些关键要素,勤奋,方法,学校,老师,朋友学长,资料资源,其他等等,有没有一个排序,百分比什么的

王:勤奋就不说了,大家都懂。

王:我觉得这个就已经我差不多,已经把我所有能找的老师能找到学习资源,已经尽力了。

王:我的那个文书一共改了26次。还曾经因为改的太多,和那个老师吵架过。我知道不是说改的越多,这个文书就越好,但是我还是想要坚持自己的想法嘛,嗯,就这样。

王:朋友,学长的话的确挺多的。学长的话有Franklin啊,吕雅莉,郭瑾玺,丁辰飏,马国栋,还有好多,反正就我问他们,他们也帮了我好多。

王:我当时在写那个文书的时候,顾师兄的也是在知乎上看到的。他们团队送我一本英国留学的小册子,里面就包含了很多学科的文书,怎么写。我就觉得好多东西是类推的,那个晚上我一口气就全部看完了,就又开始熬夜写文书。但是我觉得。我想提醒一下文书,很多东西就不是抄别人抄来的,而是自己发挥的,就不能死搬教条,但是有很多。思维可以发散一下。

王:包括学校里帮我修改PS那个老师,是一个比较年轻的小姑娘嘛,跟我一共花了三天,反反复复都在一直推敲文书当中的词语和句子。我找到那个小姐姐,帮我争取语言简单同顺就可以了,整个文章篇幅也写得很务实。我觉得这样子招生官才愿意看呀,要看的懂就行啊。

Mo:很实在的理解。

王馨仪同学作为深度COURSEMO,加上本次深度采访(图12)

竞赛,学校,社团,兴趣爱好

Mo:有没有参加竞赛什么的。

王:我基本上每个竞赛都参加过吧,化学的。除了那个英国奥赛,我没有参加,因为太难了,时间来不及。还参加了阿伏加德罗的一个化学竞赛,我拿了top 3%。还有一个就是美国奥赛,就是那个美国化学奥林匹克竞赛,第二年的时候拿到了金奖。

刀:或者也可以聊一聊你们学校?

王:我们学校就是一个大型自习室啊,就是如果你不找老师问问题的话,基本在那边也就是一个住宿。

Mo:这一点和深国交倒是蛮像的。

王:学校的话,其实学校的老师像生物的叶文博老师,还有化学组是真的很强。主要是陈琦老师跟蔡博两个人。就很强,很强很强,他们经验也非常的丰富。

刀:有没有参加过什么实习呀?

王:关于实习的话,之前我们学校组织过去的泉港参观的,在苏州。

刀:在学校有参加什么社团么?我看很多学生选社团的时候都挺纠结。

王:管弦乐团,好玩儿,一起训练的时候,整个人都在resonance。

Mo:你一开始说到筝,我就一直在听《十面埋伏》和《林泉》

王:古筝调音后可以弹流行曲,我弹过《知否 知否》

Mo:有up吗?想去瞅瞅。

王:无,这个作为隐形技能吧。

刀:还有什么其他兴趣爱好呢?

王:其实我是学了挺多乐器的,我小的时候有练过古筝,因为古筝是弦乐器嘛,后来也有自学了吉他,现在准备自学琵琶。因为很多东西,其实找规律的话,它都是相通的。后来有学过长笛,还有一些西洋乐器。因为我能当时能读懂简谱,后来又想学五线谱,就学了长笛。所以说我觉得很多东西都能类推,就尤其在音乐这个东西上面。

王馨仪同学作为深度COURSEMO,加上本次深度采访(图13)

王:我的琴。

Mo:玫瑰与琴。

王馨仪同学作为深度COURSEMO,加上本次深度采访(图14)

家庭影响

刀:对了,还有一个问题,在家里和爸爸妈妈相处模式是什么样呀,比较好奇牛剑生的家庭氛围。

王:其实我家里还挺好玩的,我爸妈都是老师。我爸爸是一名语文老师,我妈妈是小学的英语老师。我爸经常会在我当时读初中的时候,拿语文书里面的梗,跟我开玩笑。就比如说,我经常说他是两脚书橱冬烘先生,大概就是知道很多东西,因为当时。经常会给我讲王阳明啊,这些东西内外兼修啊这些东西。当然当时还是小孩子的时候,这还挺讨厌听这些东西的。就是捂住耳朵,坚决不听。其实那些不听的东西,当我一个人的时候,在我内心的呼声是最大最大,最想最愿意去相信的,所以我觉得这个还挺好的。

王:还有王阳明,他说的除了内外兼修之外,还有一句话叫做知行合一。

王:我话,我觉得她对我整个性格的养成,还挺有帮助的,她是一个很有情商的人,很会协调家庭关系。大家都挺喜欢她的,而且她很奉献于这个家庭。我也有提到,就是我想这个寒假学琵琶的时候,她就很自然的就答应下来,说那你去学呀,可以呀,那你要我帮你买吗?这样子的。

Mo:竟然会跟你讲守仁格竹子的故事。

王:我觉得在我的影响下,这两年,我们家里面也有很多改变,包括装修都是。因为我比较喜欢做出一些改变嘛。我妈妈甚至某一天到灯具市场,采购了一个带有风扇的灯,把我们吃饭桌上那个顶灯换了,给换成了很现代,很新颖的那个多功能的灯。这个事情完了之后呢,我爸爸他就去装了一个超大的,占了整面一堵墙的投影,他们两个就开始在家里开KTV唱歌,就挺有意思的。

Mo:不过我印象最深的还是那句,“出生就放养”哈哈!

王:就是说,如果说父母作为伙伴的话,我觉得他们还是很带的动的一群伙伴。

刀:带的动。

Mo: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很sweet。

刀:很欢乐。

心态,困难和挫折

王馨仪同学作为深度COURSEMO,加上本次深度采访(图15)

王:刚刚我说冷静一点,不要大惊小怪,其实是因为我跟我朋友一起参观各个学院的时候,就是他们会说哇,你的学院好大呀,怎么样呀?好厉害。其实我当时也不确定我到底是不是能够配得上这个学院。我就是一种参观者的心态来做的,而不是说会很骄傲什么的,就真的很冷静。

Mo:王馨仪大心脏。好奇什么才是可以让你特别兴奋的事情?

王:其实我冷静,是因为我做过很多exciting的事情,所以会让我觉得,这些事情都已经不算什么了。就比如说你像我害怕的,像那个初中的那种800米的体测。跑到整个人都快死掉了,那个是我有生以来最怕的东西,但是你想问这个体测,三年前都已经过了,那我其实并没有什么再害怕的东西了。还有包括我之前有一次在泰国的时候。就是那个我们的船开到一个海湾里面,要下去游泳。我那天就突然特别兴奋,胆子就很大,嘭的一下就从那个船头跳了下去。就一直下去,下了十几米,还没有浮上来。那个是我经历过最恐怖的事情了,其实后来想想,是好危险。

王:还有再想想让我兴奋的东西,就比如说之前有跟朋友在欢乐谷的时候。那个晚上我买了VIP的那个鬼王的票,我们一个晚上玩了八个鬼屋。这真的是感觉胆子已经撑得非常非常的大了。

王:这样子说不知道你们能不能理解,反正我当时面试的时候真的是,其他东西什么都没有想,只想着化学的一些问题,从我所知道的所有层面来回答它。

王:其实我还有一个感触,就是在英国的时候,我发现其实中国。我们中国的面试者在吃晚宴的时候就很少跟其他人沟通,可能是因为怕自己语言水平不好吧。但是我当时就觉得不沟通白步沟通,练练口语也挺好玩的,如果认识朋友就更好了。当时就随便找到一个人,都能跟他吧唧吧唧,聊好多东西。所以说,我觉得这是让我一直保持比较外向,喜欢跟人沟通的一个。比较好的方式吧。就是多说话。

Mo:Chem rock star,你真的很适合Oxford!

王:还有一个觉得挺好的地方,在于我觉得学校老师还蛮给我一些关怀和重视的,就是让自己让我感觉到自己的特别的地方。比如说之前,那个我们都喊他刘博的一个很德高望重的老爷爷,虽然现在不在我们学校了,他当时在的时候就跟我会聊很多东西,就是觉得自己被有被care到了。所以说,更想把自己的special的地方展现出来。就很鼓励人,的确是这样。

王:你们有没有发现一个现象,比如说在舞台表演的时候,下面观众基本上是不在意上面比如说弹钢琴的的到底好不好?他们只会在意噢,这个被强制看的一个演出终于结束了。但是其实在上面表演的人会非常非常紧张。这就好像是。我觉得反射到每个人身上都有同样的一个原理,这是你觉得很尴尬的事情,其实别人真的不是那么在意,甚至别人真的不是那么在意你这个人。所以说,很多东西勇敢一点,就不怕丢脸。

Mo:可以叫做,舞台错觉?

刀:对的,尴尬这种感受只有自己会有。

Mo:很有用,我想插一个问题,过程中有遇到深国交的小伙伴吗,感觉跟上海的小伙伴有什么相同和不同。

王:他们都在剑桥吧。

Mo:说得也是。

刀:如果让你用一句话来介绍自己,你会怎么说呢?

王:节制,健康(喜欢运动,喜欢做菜,心态健康)

刀:为了去英国不饿着,培养了做菜的兴趣么。

Mo:Self control这一点一开始就说过,印象深刻。

王:其实我还想跟你们一个关于心态调整的话题。我一直以来都是比较独立的,喜欢自己给自己找乐子,像我之前有朋友圈发那个去学跳舞啊什么的。会自己做菜啊,给自己放松的时候也会自己看剧啊之类的。就是,我觉得这是一种到大学之后。必须早晚学都会学到的一种生活状态,就每个人都是有individual,就是很都是独立的个体。

王:如果说一个人宣泄情绪的最好的方法,我觉得还是写到日记里面。如果是坏的情绪的话,呃当然也可以跟朋友了,但是我不太喜欢把负能量传给别人。我喜欢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因为我还看过一个演讲就是说。缺爱的人如何拯救自己,这里面就说到了一个词,叫是叫做自我舔舐。就是说,你可以在日记本里面写下每日幸福五件小事。这是你写下来之后的感觉,会完全不一样。

王:另外还一些自己关于心态调整的tips:

*关于专注力:人的专注力是有限的,种树能帮我很好地离开手机。当我拿着手机并且真的真的不想写作业时,就开始种树,让自己的手拿起笔打开作业。你会发现你竟然会无聊到开始对题目感兴趣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关于调整心态:我们这种麻瓜想要拥有魔法也不是不可能的。能驾驭自己的情绪就是魔法之一,所以不管怎样别让情绪把你冲走,快去想办法啊 !

*调整心态另外一招:当你觉得越来越困难的时候,你离成功也不远了。

Mo:可否引用bonding解释一下,关于独立的个体,以及和其他人的连接(附加题)

王:这个可以的确可以,我还可以用大学的关于Bonding的解释一下。

王:因为知道了,那就是potential,画一个图给你们。

王馨仪同学作为深度COURSEMO,加上本次深度采访(图16)

王:你看这幅图。他左边这个函数非常高的地方,就是当两个原子核靠得非常近的时候。他的这个interaction energy很高,这就代表了什么呢?代表了这两个原子核之间也有repulsive force,就说如果说两个人走的太近的话。就是相当于真的亲密无间,什么区别都没有了,那这个时候其实两个人很容易闹矛盾,就不稳定。

王:当然,如果说你像这个函数到达最右边的时候呢,就相当于两个人的关系非常远的时候。就大家之间很冷漠了,所以你看他那interaction energy就直接等于零了。

王:所以说,我觉得跟朋友之间相处的最稳定的关系,还是这条函数的最低点。也就是他的interaction energy有一个minimum value。这个energy越低的话,就相当于跟朋友之间越稳定,保持一个不远不近的关系。只是对他人隐私的一个尊重。还有是对自己的一个负责吧,我觉得。

王:而且我觉得在这个最稳定的状态的时候,自己的很多潜能才能发挥到最大。就是有自己的想法,也不会受到别人的干扰。

Mo:有理有据!

王馨仪同学作为深度COURSEMO,加上本次深度采访(图17)

新年计划清单

Mo:今年你只剩2科了,英语也达标了,暂时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计划和打算,时间会充裕很多。

王:我的计划就是我想要把那个大学化学涉及到的数学的内容给学完。

王:其实我的愿望也没有那么伟大,但是我觉得如果我认真一下,我都是可以实现的啦,就很开心。

Mo:刚刚bgm里面,一直有两只小狗在汪汪。

王:哈哈哈,请帮他们出名,虐狗系列。

Mo:哇,超甜,他们的名字叫?

王:不透露了。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面试

面试是一种经过组织者精心设计,在特定场景下,以考官对考生的面对面交谈与观察为主要手段,由表及里测评考生的知识、能力、经验等有关素质的一种考试活动。面试是公司挑选职工的一种重要方法。面试给公司和应招者提供了进行双向交流的机会,能使公司和应招者之间相互了解,从而双方都可更准确做出聘用与否、受聘与否的决定。面试者需要推动,他们通常被困在一个屋子里就是一整天,他们希望候选人能够带给他们兴奋和灵感。充满活力地进入一个房间要比你保持冷静地进入一个房间好得多。所有艰难的工作都需要很多能量,而重要的是你要表现出你拥有很多能量。

标签:
  • 网友评论

留学本月排行

留学精选